“快过来,你孙子要不行了!”

  时间回到7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,正在自家地里干农活的张永健接到电话,那一头,是孙子康康的舅舅。

  张永健说,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:孩子要被打死了!

  老张放下农具就往儿子家赶,但赶到时孙子已经没了呼吸:“全身冰凉。”

  躺在他面前的康康,全身都是伤,手腕上还有明显的勒痕。

  “我就问张国辉(注:康康的生父,张永健的大儿子),怎么回事!”张永健说,儿子当时就说是他们夫妻俩把孩子捆住,吊在那里就死了,“再问他们,就什么都不肯说了。”

  8月13日,纵相新闻记者在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瑞洪镇见到了张永健。这几天,老人都没有睡好,黑眼圈很深,“康康是我一手带大的,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。”

  据了解,7月24日事发后2天事情逐渐败露,康康的父母才前往派出所自首,目前已被拘留超过半个月。纵相新闻记者试图从江西省、上饶市、余干县等各级公安机关了解此事,但得到的回复均为“还在调查中”。

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
事发后张永健拍下的康康身上的伤痕。 本文图片 纵相新闻微信公号

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
康康以前被张小美打后拍的照片。 张永健供图

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
康康以前被张小美打后拍的照片。 张永健供图

1

最后一碗面

  张永健告诉纵相新闻,大孙子康康今年12岁,小学五年级刚毕业,出生后就跟着他们老夫妻俩生活,生父张国辉和生母张小美则住在临近的村子。

  张永健说,大儿子夫妻俩都是初中学历,今年都是35岁。两人是自由恋爱认识的,康康出生后,就给了张永健抚养,小夫妻俩则在外打工。

  一年后,夫妻俩回了村,干过几年捕鱼,之后与亲戚在浙江慈溪合伙开了服装加工厂,“经济条件是越来越好,之前投了几十万和朋友一起做生意,最近还换了车,除了自己住的房子,外面还有两套房。”张永健二儿子告诉记者。

  “他们现在也不工作了,平时就是出去打牌。”张永健说,2018年暑假开始,康康回到了自己父母家,从那以后,孩子身上就经常会出现各种伤痕。

  “那时我刚把孩子交还给他父母,他们带他去浙江玩,那时候就开始打了,孩子后来说妈妈用针扎他十个指头,你想想那得有多痛?”张永健说。

  大儿子家附近邻居则告诉纵相新闻,这两年“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他们家孩子的哭声。”邻居们一开始听到还会去劝,“后来都知道他们家打孩子是家常便饭,劝了也没用。”

  在邻居的印象中,张国辉和张小美基本都是昼伏夜出。“他们一般下午出门打牌,半夜回家睡觉,因为作息不一样,很少碰到他们,对他们的为人也不了解。”张小美的堂姐则向纵相新闻表示,“姐姐的脾气确实比较急躁。”

  张小美常去的棋牌室老板告诉纵相新闻:“她是我们这的常客,每周至少来四五次,但很少见到她老公来我们这打牌,大多数时候都是来接她的。”

  棋牌室老板说,张小美为人很爽气,但有些“暴脾气”。他回忆,有一次张小美在店里跟一个牌友因小事吵了起来,对方已经退让了,“但她还是接着吵,因为这事我还说过她。”对于张国辉,老板的印象则停留在“很瘦,比较有礼貌、脾气也很好”。

  张永健最后一次见到孙子,就在事发前几天,“那次是孩子从家里逃出来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他父母还来问我,说都是我们平时惯着,他们现在都管不了了。”张永健说,孩子这次离家出走,最终是他在7月22日时找回来的。

  张永健说,在把孩子送回父母家前,孩子奶奶还特意给他下了一碗面,“吃完我就把他送了回去,他当时抓住他奶奶的衣服,哭喊着不要回去,说‘回去我会被打死的’,谁能想到……”这,也成了爷孙的最后一面。

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
在康康父母家,房间门上留有被踹裂的痕迹。

2

两天后的自首

  7月24日上午10点,正在自家地里干农活的张永健接到电话:“快过来,你孙子要不行了……”电话那头是康康的舅舅。

  张永健当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:孩子要被打死了!他赶忙放下农具就往大儿子家赶,但赶到时孙子已经没了呼吸,“全身冰凉。”

  “我在大儿子家看到孙子时,他全身都是伤,手腕上还有被吊起来后留下的勒痕。我问张国辉怎么回事,他就说夫妻俩一起用绳子捆着我孙子的手,吊在那里,就这样死了,其他的什么都不肯说。”

  当时,张永健想要报警。他拿起手机,两次想拨打110,还未接通,就被孩子在场的两个舅舅阻拦掉了,“他们夺过我的手机,说再等等。”

  “他们还说要不偷偷把孩子埋了,就说孩子是发烧死的或者摔死的,我当然没答应。”

  后来,张永健托人打听到,儿子和儿媳曾在24号一早把孩子送到镇上的第三人民医院,当时大夫检查了就说,“孩子没救了,你们这是家暴,赶紧把遗体领回去,不然我们要报警了。”

  不过,康康的其中一位舅舅对纵相新闻否认了“要求隐瞒”一事,他强调“是我第二天劝我妹妹和妹夫去自首的,他们俩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死的,但肯定不是打死的,我让他们去自首就是想要配合警方,尽快查清楚这件事。”

  孩子的死,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,自知隐瞒不住的夫妻俩,选择了去瑞洪镇派出所自首。张永健说,之后的7月27日,警方告诉家属会对孩子进行尸检,“说是两周左右出结果,算算时间,也就是这周了。”

  为此,纵相新闻联系了余干县公安局,一名负责宣传的谢姓工作人员称,案子还在侦办过程中,不便透露详情,对方还建议记者联系江西省公安厅。不过截至发稿,记者一直试图与江西省公安厅新闻办联系,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在昨天的采访中,纵相新闻记者旁听了张永健与余干县公安局刑队负责人的通话,对方称案子还在处理,夫妻二人还在拘留,希望家属能协助寻找证人,“现在我们压力也很大,她(张小美)还说自己怀孕了,后面会给她做检查。”警方人士在电话中表示。

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
左下的孩子为康康,右下的孩子为被卖掉的二儿子。

3

被卖的二儿子

  在旁听张永健与警方的通话时,另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警方问了张永健一个问题:他们家(张国辉、张小美)被卖掉的二儿子怎么样了?

  张永健之后告诉记者,大儿子夫妻俩2012年还生过一个儿子,但之后被卖给了浙江省江山市一户农村人家。

  张永健说,当时张小美夫妻俩想把二儿子也给公婆抚养,“我愿意帮他们带,但家里收入不高,养一个孙子已经有些勉强,实在没能力再养一个。”张永健说,“从张小美怀孕到把康康养到10岁,基本都是我在负担,他们夫妻就给过两次钱,加起来1000块,当时她还说‘爷爷奶奶养小孩子是天经地义的’。”张永健回忆。

  寻求代养无果后,张小美在“中介”的介绍下,把二儿子卖到了浙江省江山市。“当时总共卖了四万多块,她自己拿了八千多,剩下的钱听说都给了中介。”张永健说。

  张永健回忆:“但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件事,后来知道以后就准备拿出三万块,他们家(大儿子家)也出三万块钱,去把孙子要回来。但那家人不同意,说要报警,后来孩子的大舅就说‘算了吧,买卖孩子都是犯法的,捅出去都要坐牢的。’”

  据悉,张小美夫妇此后又生了一个小儿子,今年刚满两岁。夫妻俩被拘留后,孩子又被送到了张永健家。

4

懂事的孙子

  为何康康要遭此毒手?张永健至今都无法理解,他说康康和普通男孩子一样确实有些调皮,但已经是个懂事的大孩子了,“他以前经常帮我扫扫地,每年学校里也能拿奖状。”张永健大儿子家的邻居也告诉纵相新闻:“我们跟小孩子(康康)接触不多,但能看得出来他是个老实孩子,平常也不怎么爱说话,也很少出门。我孙子跟他差不多年纪,相比来说他算老实的。”

  记者在大儿子家中看到,康康的房间陈设十分简单:两张写字桌、一张席梦思床垫、一个没有外框的落地电风扇。两张写字桌上还摆放着各类作业和课外书,在其中一本作业本上,写了一段话:爸、妈不要难过,你们的健康才是第一。只要你们身体好,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你们的生命,谢谢你……”

  张永健觉得,康康平时被打基本都是因为小事,比如成绩下降或者家务做得不好,“以前我儿媳就一直打孩子,我大儿子基本不打,但他也不敢管,他媳妇有三个哥哥,都在我们这没人敢惹,以前他俩一吵架,她就叫她哥哥过来打他(张国辉)。”

  记者试图向附近村民了解张小美和她三个哥哥的情况,大家都不愿多谈。

  “中间因为她打孩子的事情,我们找派出所调解过,也找镇里负责教育的领导调解过,她哥哥其实也因为这件事跟她吵过架,但都没有用。有一次说好了,她把孩子重新给我们养,之后又不了了之。”张永健说。

  纵相新闻注意到,张小美有一个抖音账号,6月13日,她曾发布过一条视频,是一张她的自拍配了一段话:天之大,母爱最伟大。而在下面的回复中,有粉丝问她怎么了?她回复称:“没怎么了?就是打牌被公安局抓了,吓哭了。”北京市闻泽律师事务所连大有律师告诉纵相新闻,将自己的孩子卖掉触犯了拐卖儿童罪,从目前的信息看这是夫妻双方共同的行为,构成共同犯罪,法定刑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。

  至于殴打孩子致死则可能触犯故意杀人、过失致人死亡 、故意伤害致死、虐待罪等。连律师强调,具体罪名要根据案情分析。

  东方网·纵相新闻将持续关注此事。

原标题:江西12岁男童满身伤痕惨死家中,父母被拘,还牵出8年前卖掉另一孩子
责任编辑:郑莉莉

文章标题: 江西余干12岁男童遭虐打惨死:父母自首 8年前曾卖掉次子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8026006.cn/2250.html